全球大型銀行持續整合業務結構

作者:海港大宗商品交易所 來源:http://www.qfqsxn.live/ 發布日期:2018-05-31 11:11

  自國際金融危機以來,全球大型銀行一直在整合和調整業務結構,不僅紛紛采取壓縮和整合投行部門、重整其零售銀行部門并加強私人銀行建設等措施以壓縮運營成本,同時還集中加大科技投入,適應新的銀行業發展環境和解決自身技術人才缺乏問題。

  日前,德意志銀行宣布了包括裁員超過7000人在內的大規模重組計劃。一時間各方對于國際大型銀行業務整合的關注度再次升溫。實際上,自國際金融危機以來,全球大型銀行一直在整合和調整業務結構。

  細觀德銀本輪重組和調整,在全球布局上體現為大幅壓縮美國市場業務和放緩中歐、中東及非洲業務,業務調整上則重點壓縮投行部門。據悉,未來將削減25%的股票銷售和交易業務人員,同時進一步壓縮國際期貨咨詢和業務部門。

  目前采取壓縮和整合投行部門措施的并非只有德銀一家。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后,全球各大銀行都著手整合投行業務。這是因為監管收緊,要求投行業務與企業金融、零售金融分離,投行業務無論是在資本門檻還是人員薪酬方面都面臨更大的監管挑戰。

  同時,在今年上半年之前,債券、股票以及外匯各領域產品的業務量和利潤都在下降,不需要國際金融危機前那么多投行人員。金融咨詢公司——聯盟發展公司數據顯示,2017年全球前12大投資銀行有關固定收益、貨幣和國際期貨業務收入降至680億美元,為7年來最低點。其中,來自十大主要交易貨幣的收入已經降至71億美元,為2006年以來的最低水平。

  但是,行業整合并不意味著所有銀行的投行部門都在壓縮。與歐洲大型銀行投行業務縮減同步出現的是美資投行市場份額上升。摩根大通、高盛和摩根士丹利都不同程度地提升了投行業務的市場份額。數據顯示,最大的5家美國銀行投行業務營收比重已經高達62%,剩余的不足40%則由7家歐洲銀行所有。

  在美資投行主導態勢越來越明顯的情況下,長期處于二線梯隊的歐洲投行面臨著“雞肋”的尷尬境地。一方面,形成全面與美資機構競爭的態勢需要補齊各自的不足,但是高昂的成本是歐洲銀行無法承受的。另一方面,即使補齊了業務短板,投行業務的總體業務量已經遠不及國際金融危機前水平,資本投入后的預期收益無法保證。

  因此,“食之無味”的投行業務成為德銀等歐洲銀行不得不壓縮的領域。聯盟發展公司數據顯示,2010年至2016年,全球前12家大型銀行從事十大主要交易貨幣的外匯交易部門雇員持續下降,直到2017年才出現了1.2%的微增。在英國,皇家蘇格蘭銀行就全面收縮了全球布局,同時削減了投行部門1.8萬人中的1.4萬人。

  德銀此輪大規模調整過程中,在壓縮其投行部門的同時,預計還將重整其零售銀行部門并加強私人銀行建設。

  自國際金融危機以來,歐元區和英國的低利率政策及經濟復蘇進程一直制約著其境內銀行的零售業務和企業業務。利差下滑也造成多數歐元區和英國銀行在想方設法降低成本。

  日前,皇家蘇格蘭銀行表示,在系統分析和梳理其在英格蘭和威爾士地區的網點分布之后,該行將在未來關閉180多家分行,裁員1000人左右。事實上,該銀行已經在去年年底宣布關閉259家分行,這一規模已經占到了當時分行數目的25%。在關閉成本高昂的實體分支機構的同時,皇家蘇格蘭銀行加大了對網上銀行和手機銀行的業務投入。

  在歐洲大陸,北歐銀行在去年也表示將在未來4年內裁員6000人,包括4000名銀行職員和2000名咨詢師,取而代之的將是大量的數字化和自動化設備,以此削減成本和提升競爭力。在葡萄牙新銀行的戰略重組中,2017年已經關閉了58個網店,裁員390人,預計未來還將進一步減少分支機構和員工數量。

  大型銀行人員和資源的調整不僅體現在壓縮成本,同時還集中在加大科技投入,適應新的銀行業發展環境和解決自身技術人才缺乏問題。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大型銀行開始加大和調整對科技領域的投入。美國第二大銀行——美國銀行在2017年就開始壓縮運營和技術部門人員,但同時以更高成本招聘新的技術人員,以提升在運營技術領域的效率。

  瑞銀集團強調,未來10年可能會壓縮員工規模30%,但其在人工智能領域的雇員規模將大幅提升。當前,瑞銀正在加大招募相關數據科學家、分析師和研究人員。這一方面是考慮到未來越來越多科技企業進入金融領域帶來的挑戰,另一方面也是為了更有效地優化投資和風險管理。

——————本文來自海港大宗商品交易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