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給側改革進程中商品價格上漲不足懼

作者:海港大宗商品交易所 來源:http://www.qfqsxn.live/ 發布日期:2017-08-23 16:05

  近兩月以來,以黑色系為代表的國際期貨價格持續上漲,鐵礦石、鋼鐵、焦煤、焦炭以及部分有色小金屬品種價格持續上漲。在當前“供給側改革”持續深化與金融資金“脫虛向實”逐步夯實的背景下,國際期貨上漲引起了廣泛關注。近兩個月來的國際期貨價格上漲是否能夠持續?筆者認為可著重注意以下幾方面。

  第一,利率政策作為總量政策,無法解決國際期貨價格上漲問題。當前,供給側改革和經濟結構調整初顯成效,內生增長動力持續向好,但“去杠桿”和“抑泡沫”的任務仍較重,實現“去杠桿”目標將會使經濟增長壓力凸顯,區域性和行業性金融風險發生的概率加大,這要求貨幣政策保持中性以防風險發生。筆者認為,依靠收緊利率來“抑泡沫”弊大于利。收緊利率未必對抑制資產價格泡沫有效,因為總體貨幣政策收緊不能解決結構性資產價格泡沫問題。此外,在供給側改革大背景下,緊縮性利率政策容易提高實體經濟基準成本,惡化實體經濟融資環境。

  從利率政策的本質屬性來看,其作為總量政策,在上升和下降通道中,對實體經濟和資產價格會表現出不同的調控效果,往往對實體經濟效果不佳而對資產價格相當敏感。從金融資產和實體經濟的特征來看,與實體經濟投資相比,金融資產具有以下幾個方面的特征:第一,流動性好。譬如標準化金融產品,股票、商品期貨等。第二,預期功能明顯,極易形成“羊群”跟風效果。第三,與實體經濟相比,不需要太多技術創新。由于金融資產較實體經濟資產有著與貨幣更接近的特質,因此貨幣更易流入金融資產領域。按理說,金融資產應依附于實體經濟,但由于支持實體經濟長期增長的因素仍需假以時日,在技術創新、制度變革、土地供需等未發生根本改變的情況下,貨幣更易流入金融特性較強的資產領域,是在權衡金融資產和實體資產風險收益比之后的選擇結果。

  第二,強監管是抑制國際期貨價格上漲的必要且有效手段。通脹的成因有三:一是需求拉動,二是供給推動,三是預期推動。近兩個月以來的國際期貨價格上漲因素既有需求拉動的因素,也有供給側改革的因素,更有預期推動的影響。需求端的拉動主要受益于前期房地產投資和基建投資的慣性影響,供給端的推動主要受益于供給側改革對過剩產能減產的影響。由于需求端持續性有待檢驗以及供給端的結構性加大生產等,說明無論是需求端因素還是供給端因素均不能成為國際期貨價格持續上漲的原因,而預期因素易成為大宗價格短期持續上漲的推手。由于提高利率在應對國際期貨價格上漲上屬于粗放型手段,無法精準打擊商品炒作者。因此預期推動的價格上漲只有依靠強監管才能收到良效。

  同時,在金融監管領域,持續數月的金融監管已經從貨幣供給的角度開展了市場亂象綜合治理。目前,銀行業金融機構理財產品余額累計減少了1.9萬億元,6月末理財產品余額28.4萬億元。理財產品余額同比增速降至個位數,較去年同期大幅度下降35個百分點。特別是同業理財較年初減少2萬億元,同業理財減少最明顯。資金回表和貨幣流通速度的適當降低有利于國際期貨炒作降溫。

  第三,從過往經濟周期的經驗判斷國際期貨價格不具有可持續性。從歷史比較來看,目前的經濟狀況與我國經濟1999年-2002年從通縮到緩慢復蘇時的狀況較為相似。今后幾年,總需求低迷和產能過剩并存的格局難以出現根本改變,經濟增長不可能像以前那樣,一旦回升就會持續上行并接連實現幾年高增長。在“L”型經濟增長過程中,筆者認為,雖然不乏CPI抬頭的情況,但正如權威人士所言,經濟運行走勢是在長“L”型之下的小“W”型。這種走勢主要是由于被動去庫存以及需求拉動下的主動補庫存所造成的,外加極端天氣對農產品(000061,股吧)價格的影響。在長“L”型背景下,價格的上升壓力確實存在,但并沒有出現需求端長期持續拉動。

  第四,全球經濟環境并未提供國際期貨價格持續上漲的環境。美聯儲7月議息會議紀要聲明,美國通脹水平低于預期,造成美聯儲加息預期大大減弱。歐、日央行的議息會議聲明也表明其縮表并未如市場預期的樂觀。即便在英國、歐元區等經濟體在通脹預期較強烈的情況下也并未對縮表提出明確時間表,這說明,歐洲央行、英國央行還是以經濟增長為主要目標,并未把通脹水平作為最重要的考慮對象。全球主要央行的聲明表明,全球經濟的需求端并未如預期好,全球經濟增長動能不足并未給國際期貨價格的持續上漲提供良好環境。

——————本文來自海港大宗商品交易中心

?